初心·故事 | 这些物件里,藏着张富清的初心
打印

一只老皮箱,尘封了勋章;一本立功证书,闪烁着光芒;一个搪瓷缸,装满了朴素;一张先进个人奖状,续写着辉煌……

物件还在,记忆还在,故事就从这里开始;“桃李无言,下自成蹊”,让我们这样走近张富清。

一、老皮箱仿佛时光宝盒

战争年代,张富清累累功勋,舍生忘死,牢记的是“坚决跟党走,为人民去打仗,让千千万万个老百姓过上好日子”的使命。

张富清珍藏立功证书和奖章的老皮箱

这只古铜色的皮箱,是张富清在文化速成中学上学时买的。当时他用一块红布把拿生命换来的奖章和证书包裹好,锁在箱底,封存至今。60多年,锁头早就坏了,一直用尼龙绳绑着。

张富清说:“有人来看我,说我是英雄,认为我应该早些拿出自己的军功章,向组织提出要求,改善生活。我不能那样子做。一想起和我并肩作战的战友,许多都不在了,他们永远都没有机会给组织提什么要求。比起他们来,我有什么资格拿出立功证件去邀功、显摆自己啊!我还得为党和人民多做一些。”

张富清的立功证书及内页登记表

在这本立功证书的立功登记表上,详细记录着张富清在解放战争时立下的战功:

第一次:“(19)48.6,壶梯山,五师,师一等功,师的战(斗)英(雄)”;

第二次:“(19)48.7,东马村,十四团,团一等功”;

第三次:“(19)48.9,临皋,五师,师二等功”;

第四次:“(19)48.10,永丰,二军,军一等功,战斗英雄”。

每一次战斗,张富清总是担任“突击队员”。他说,“突击队的任务就是消耗敌人,怎么消耗?很多时候就是用身体消耗敌人的弹药,为后续部队打开缺口。我每次都积极报名参加突击队,为什么?因为我是共产党员,在党需要的时候,越是艰险,越要向前!”

张富清荣获特等功的报功书

这份西北野战军的报功书,记录着张富清荣获特等功的始末:“贵府张富清同志,为民族与人民解放事业,光荣参加我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三五九旅七一八团二营六连,任副排长。因在陕西永丰城战斗中勇敢杀敌,荣获特等功,实为贵府之光,我军之荣。特此驰报鸿禧,并致贺礼。”永丰战役后彭德怀握着他的手说:“你在永丰战役表现突出,立下了大功。”

张富清说,“战场上,一个人心中有信仰,就有气场。我打仗的秘诀就是不怕死。一冲上阵地,满脑子是怎么消灭敌人,决定胜败的关键往往是信仰和意志。”

张富清的“人民功臣”奖章

“人民功臣”奖章,为圆形铜质镀金。正面上方为金色毛泽东主席肖像,背衬五星红旗,下方横写“人民功臣”,落款为“西北军政委员会颁”。

张富清的“解放西北纪念章”

“解放西北纪念章”,章体为圆形金地,主题图案为西北五省地图上高高飘扬着五星红旗,象征人民政权在西北五省取得胜利。

张富清的日记中写道:勋章箱底压,子女犹未白。整天一脸笑,只知是老兵。

二、搪瓷缸装满的是从转业到离休的甘甜

建设时期,张富清默默奉献,淡泊名利,珍存的是“一个党员能够始终保持本色,不迷失前进方向,不计较个人得失,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的初心。

张富清最心爱的搪瓷缸

这个搪瓷缸,一面是熠熠生辉的天安门、展翅飞翔的和平鸽;一面写着“赠给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保卫祖国、保卫和平”。

1953年,全军抽调优秀指战员抗美援朝,张富清主动请缨。在北京整装待发之际,《朝鲜停战协定》签署。他们随即被送往文化速成学校学习。几个月后,董必武任总团长的“全国人民慰问人民解放军代表团”赴各地部队开展慰问活动。张富清和战友们一人获得一块纪念章(即“全国人民慰问人民解放军纪念章”),一个搪瓷缸。

张富清的妻子孙玉兰说,这是丈夫最心爱的物件。“他说只有不要命的人才能得到这个缸子……”

张富清的“全国人民慰问人民解放军代表团纪念章”

“全国人民慰问人民解放军代表团纪念章”,外形是由银色和金色两颗五角星重叠而成的多角形,正中稻穗和长枪交叉,位于天安门下,意味着保卫祖国。

张富清的转业军人证明书

1955年,张富清从部队退伍转业。他可以选择到大城市工作,安享清福;或者回到自己的家乡陕西,衣锦还乡。但当听到“在湖北,恩施地区最艰苦,最缺乏人去建设”时,张富清来到湖北恩施最偏远的来凤县,在这里重新建功立业,默默为民造福。

张富清说:“任何人都想在条件好的地方工作,可是困难的地方,我不去哪个去,党员不去哪个去?党员应该带头,应该在艰苦面前迎难而上啊。我从没有考虑个人怎么样,死我都不怕,我还怕苦?”

张富清的离休证

自1955年张富清在来凤县扎下根来,他先后在县粮食局、三胡区、卯洞公社等近十个岗位上工作过,直到1985年在中国建设银行来凤县支行副行长位置上离休。

新中国70年发展历程,他是参与者、建设者。“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张富清说。“不给组织添麻烦。”这是张富清给全家立下的规矩。妻子、孩子看病、找工作从没有沾过他的光,全家除了几个木头盒子和几床棉被外,几乎没什么家当。

三、依然先进,翻烂了的字典和已泛白的《读本》为证

离休之后,张富清孜孜无怠,老有所为,保有的是“工作上离休了,在思想政治上不能离休”的干劲。

张富清的先进个人奖状

在张富清家挂着一幅奖状,那是他1997年获得的。奖状上写着:“张富清同志:在老有所为工作中成绩显著,被评为先进个人。特发此状,以资鼓励。”张富清将奖状装裱进了玻璃相框,端端正正挂在客厅墙上最显眼的地方。

与那些被他锁紧柜子的荣誉相比,这张奖状的分量实在太轻太轻。可是张富清仍然把它挂了起来,对他来说,再微不足道的表扬,也是一种荣誉。军人,最崇尚的就是荣誉!再立新功,是永恒的追求!

张富清经常翻阅的《新华字典》

在张富清的书桌上,两本翻掉封面的《新华字典》,被他用透明胶补了一道又一道。多年来,张富清坚持用字典学习,他笑称这是“无声的老师”。

在张富清看来:“学习是进退的分界线。学则必然进步,不学必定后退,退到不作为、乱作为。不注意改正,久来久去,很可能退到自取灭亡的地步。”

张富清时常学习的《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及日记

在张富清的书桌上,一本2016年版的《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格外引人注意。因为时常翻阅学习,封皮四周已经泛白。书里有各种不同颜色、不同形状的标记,以及空白处的笔记,标注着他的学习收获。

“不认真学习党的理论,怎么能说‘听党话、跟党走’?”张富清斩钉截铁地说:“我虽然离休了,但永远是党的人。工作上离休了,在思想政治上不能离休。要常常学习,检查自己。不给组织找什么麻烦,不向组织提什么要求。”

2019年5月6日,来凤县人武部给张富清送来一套定制的老式新军装,他激动不已,将自己的军功章别在了军装胸前。张富清那双饱经沧桑的手,轻轻抚摸着军装,抚平军装上的每一个皱褶。

他再次穿上军装……

他再次敬起军礼……

这一刻,时光仿佛倒流回1948年3月,那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刚刚穿上军装,准备出发。

——张富清!

——到!

——出发!

——是!

老兵还在。


上一条:针对违规公款吃喝隐形变异问题 各地查找“病灶”推动制度细化具体化
下一条:中央“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领导小组对开展专项整治作出部署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