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向来萧瑟处 当时只道是寻常——一名转隶干部的心路感言
打印

“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北宋词人张先曾在词中写道。而今,我们恰巧做了这桃杏,在寒冬岁尽的时节,应着诗经里“雨雪霏霏,行道迟迟”的景,从检察“嫁”进了纪检监察。

还记得1月24日下午,我独自将办公室打扫得干干净净再离开,心里想着“但得两心如白雪,不教半点染尘埃”。还记得当晚离别之际,检察长殷殷寄语“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同事们拳拳深情“别后常回检察看,我们曾是一家人”。还记得老同志激动提议“韶华已伴检察尽,更无佳日付年青”,大家不自禁地拥在一起。还记得次日清晨,我们几名转隶人员在这初来的路上,看着漫天扬洒的雪花和皑皑雪地里的串串足迹。虽然你我默默无语,但都难掩别情离绪。偷望一眼,却是“眼眶湿红泪,鬓发染霜白”。

人生总会经历九曲三折,谁都无法逃避。如我,在天津工业投身工学,又在西北政法委培法学,接着结缘了检察事业。检察于我,便如纳兰词中的那句“人生初见”,是我的工作起点。我从少时起,便明白养成需注重,学业应刻苦。不论在什么领域、什么环境,我都要求自己努力做到善学善思,学有所绩。国家数学、物理奥赛三等奖、司法考试A证、双学位,那些曾经有过的辉煌和自豪已经作古,取而代之的是一次次的新磨炼、新征程。

其实,学法的人身上大多都有一种“矫情”,叫做法律情怀。还记得当年西北政法贾宇校长在校园石碑上的题字,“法治信仰、中国立场、国际视野、平民情怀”。这种信仰、情怀,赋予了每名法律人独特且自豪的职业归属感。他们养成了严谨严格的法律思维,恪守罪刑法定、一丝不苟;他们养成了求实求是的工作作风,坚持遵规守矩、克勤克廉;他们也偶尔会掉进法律思维陷阱,产生种种法治疑惑。这些林林总总,刻画了法律人身上与别不同的风景和烙印。所以,面对这次转隶,涉改人员的心情都是复杂的。有的左思右虑、入夜难寐,也有的书生意气、迎难而上。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作为国家重大政治改革,是反腐败斗争加强领导、引向纵深的重大战略举措。我是一名年轻的共产党员,已经为检察事业奋斗了三四年,当时在岗虽觉得寻常,可一朝转隶、回首萧瑟,也难掩不舍。难掩对领导同事们的不舍,难掩对检察事业的不舍,难掩对反渎职侵权工作的不舍。面对党和国家的号召,纵然不舍,我亦义不容辞,我亦收获良多。收获了新单位领导同事们的温暖关切,收获了工作新起点、事业新目标。我深知岗位虽改、环境虽改、角色虽改,但初心不变、职责不变、使命不变。转隶到新岗位,如何尽快深度融合、心随身转,是我当前最紧迫的事情。我必将继续坚守学生品性,融合法纪思维,不仅掌握犯罪构成“四个要件”,更要学习监督执纪“四种形态”,真正做到能执法也能执纪,会侦查更会调查。

在我进入新岗位工作的第三周,也就是2月6日早晨,我有幸见证了监察委员会的揭牌仪式。此刻的我,坐在窗前怔怔出神,望着山边微抹的夕阳,等待下一个升起的黎明。正是“腹有诗书气自华,肃贪反腐走天涯。拥护政改迎转隶,离别检察爱监察。”

与君离别,心念不改,只是化作五光十色的梦!


上一条:悠悠检察情 拳拳监察心
下一条:灵魂的拷问——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