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风廉政教育资料2015年第三期(总第十期)
打印

【编者按】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提出,深入剖析十八大以来查处的典型案例,用好用活反面教材,发挥警示、震慑和教育作用。随着反腐力度的加大,一批官员因贪腐落马。他们在被组织审查时大都作了反省,剖析自己腐化堕落的原因,回忆自己违纪违法的轨迹,有深深的悔恨,还有对人生的感悟。前车之覆,后车之鉴。这一段段饱含悔意的文字、一次次对贪婪内心的拷问,对广大党员领导干部尤其是心有邪念或已在贪腐边缘的领导干部来说,就是警醒和教育,警示大家:手莫伸,伸手必被捉;教育大家:珍惜清廉名节,走好人生每一步。

本期编发中国纪检监察报的两篇评论文章《落马官员忏悔录里的畸形人生》和《腐败分子的“两面人”特征:口言善身行恶》。请各单位及时在秦风网下载并印送本市(区)、本单位在职厅局级干部、县(市、区)委书记和县(市、区)长阅。

落马官员忏悔录里的畸形人生

1、曾经豪言壮语、激情燃烧

“我是农民的儿子,出生在粤东北的一个小山村里,从小渴望走出大山。”广东省财政厅原副厅长危金峰的忏悔书这样开篇。

“我的家庭跟随党已有70多年,父母及岳父母都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走出来的老党员。”江苏省徐州市政协原副主席张引在忏悔书中写道。

翻阅落马官员的忏悔录,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的开头:“我是农民的儿子”,“我父母都是老师,从小就对我们严格要求”……

不管是出生在农民家庭,还是干部家庭,这些官员大都有一段他们引以为傲的奋斗岁月。

“一晃22年过去,当年那夜以继日、通宵达旦的工作场景还历历在目。”广西壮族自治区发改委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廖小波在《我的思想认识》里回忆往昔。

“我曾经是一个高举理想主义旗帜的热血知青。怀着对改革开放的一腔热情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89年正式成为一名国家公职人员。辛勤的汗水浸润了梦想的土地,我不觉得累。”说这番话的是四川省雅安市委原书记徐孟加。

“我从一个钢铁工人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背负着组织的信任、人民的重托,但后来放松了要求,价值观出了问题。”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说,“如果时间能倒流,我应该做两袖清风、心无旁骛干事业的人。我以前确实是这样一个人。”

“红毯铺道”、“各种荣誉披挂满身”,辽宁省广播电视台原台长史联文这样形容自己落马前的“光彩人生”。“当记者,获得新闻界最高荣誉‘范长江奖’,还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当主任,获得国务院特殊津贴;当台长,是新闻界公认的十大领军人物之一。”他说,“这些成绩的取得当然是党组织培养的结果,也包含着自己的艰苦付出和兢兢业业的工作。回顾那时的史联文真是带着一身正气,拼命和忘我地工作着。每当获得荣誉和奖章时,自己都激动不已!”

点评:

《诗》曰: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意思是说做人、做事、做官没有人不肯善始,但能够善终的却不多。如果因为这些官员后来落马了,就说他们“一出生就是坏人、一当上公职人员就想着大贪特贪”,显然与事实不符,这也不是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他们也曾有报效国家、服务人民、实现自我价值的抱负,也曾有“5+2”、“白加黑”的忘我工作劲头,也曾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做出一定的成绩。

不忘初心,方能致远。然而,当他们走上了一定的位置、手握一定的权力、外部诱惑增多之后,逐渐忘记了“初心”,理想不坚定了、信念动摇了、内心失衡了、人生观价值观扭曲了,在外因的诱导下看似偶然实则必然地滑向了违纪违法之路。

2、曾经忐忑不安、心惊胆战

“记得刚到自治区交通厅工作的那年春节前后,市县领导来厅里,给了我一个3000元的红包,我放在办公桌抽屉里一个星期都没敢碰。”这是廖小波第一次面对红包的态度。

危金峰说:“在(广东)省财政厅当副处长时,基层单位有时会送一点茶水费、红包,当时自己还会拒绝。当处长后有人送1万、2万元的红包、好处费时,心中非常害怕。”

“那些违纪违法所得像是偷来、抢来的钱一样,既让我的贪心得到一时满足,又让我备受党纪党规威慑和尚未泯灭的良知、道德的折磨。”张引说。

“不敢碰”、“诚惶诚恐不敢要”、“非常害怕”、“备受良知、道德折磨”,这些应该是官员们最初面对不义之财时内心的真实写照。

然而,他们没能防微杜渐、果断拒绝,而是找“奖励政策”、“人情往来”这样的借口说服自己收下。

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党委原副书记李涛说,由最初接受他人钱财时的紧张不安,逐渐变为后来的习以为常;由开始的逢年过节接受礼金,到后来的为人办事收人钱财。但这些违纪违法行为,都被我自我安慰地定为“正常的人情往来”,我在自欺欺人和心存侥幸中,由人民的公仆蜕变为人民的罪人。在廉政风险高的岗位工作的干部多了,面对各种诱惑,许多人很有定力,做得很好。而我,根本原因还是自己主观上出了大问题。

同样的环境中,有些人能够清廉自守,有些人却随波逐流,根本原因是主观上出了大问题。

“由于不注重学习,信仰逐渐淡薄,失去了理想,没有了方向。”张引说,看着那些老板住豪宅开好车,穿名牌出入高档会所,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过得何其潇洒自如!比比自己,没日没夜地加班,有时招商引资还要赔笑脸,每个月就拿这点工资,觉得太亏了!我自感层次比他们高,文化水平比他们高,凭什么不如他们?想想心里就失衡。

自古就有为官发财当两道之说,手握实权的党员领导干部却去羡慕富豪的奢华生活,内心岂能不失衡?

点评:

理想信念是总开关、总阀门,思想上松一寸,行动上就会散一尺。理想信念动摇了,享乐思想抬头了,收受他人财物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意思是君子的过错就像日食月食一样;有过错时,人人都看得见;改正的时候,人人都仰望着。小人之过也必文。意思是一个小人对于自己的过错,总想办法找出一套理由,把过错掩盖起来。很不幸,这些落马官员在内心害怕、煎熬的时候,没有选择做君子,敢于改过、亡羊补牢;而是选择做小人,为自己找出许多看似冠冕堂皇的理由。要知道,小过只是违规违纪,受到纪律处分,这个时候改过付出的代价要远比滑向腐败深渊被追究刑事责任的代价小得多。很多人认识不到这一点,也有人认识到了,却做不到、欲罢不能,要么是心存侥幸,要么是缺乏壮士断腕的决心。

3、后来肆无忌惮、越陷越深

“你架不住花言巧语,架不住金钱美女的诱惑,你肯定趴下。”说这话时,史联文已经身在看守所,“趴下了”。他说,在我头脑中的商业属性加重之后,自然也在改变自己的行为,也在寻找伙伴经营自己的事业。搞投资、上项目,为退休找后路。我为什么要回避呢?反正他们的钱也不是好来的!该收的也得收。刚开始我为单位做事拉关系找钱,后来为自己退休后安排后路筹钱。几万、几十万,人家送,我就收。史联文将电视剧订购决定权、广告决策权、干部任免权、人员录用权等集于一身,大权独揽、独断专行,利用公权力为个人捞取好处,敛财逐利。

张引说,我拿“奖金”是公开的,特别是担任书记后,“奖金”一年比一年多,这还不够,我甚至巧立名目私分公款,表面上把奖金用于鼓励先进,实则是为了个人敛财的方便。有时长时间拿不到“奖金”,我还会主动打电话“询问”:项目进行得怎么样了,加快进度啊,大家都比较辛苦,该鼓励的要鼓励啊!得到了这种暗示,他们也就心领神会,甚至有的项目还在进行中,“奖金”就已经到位了。我对辖区内大大小小的项目如数家珍,生怕放过每一次被“奖励”的机会。

“因为贪婪,我无所顾忌地收人钱财,还利用‘开茶室’为平台,以‘做工程’为借口,千方百计敛财,收受贿赂,拿人好处,疯狂程度,无以复加。六年多的时间里,收受他人钱财达数千万元之巨。涉罪之深,令人发指。”云南省曲靖市委原副书记李云忠在忏悔录里写道,我甚至还买官卖官、公权私用,因为我是领导干部,是市委的组织部长,后来又是副书记,别有用心的人才会围着我转,投之以利,索取更大的利益。我明知为害不浅,事不可为,却心存侥幸,胆大妄为,在罪恶的泥沼里越走越远,越陷越深。从心之惶惶、忐忑不安,到无所顾忌,坦然相向,从几千元、几万元、几十万元,甚至几百万元都来者不拒、受之不愧。

“思维敏捷、遇事不慌、智谋超群;干起事来临危不惧、雷厉风行、立竿见影,是千人之上、万人敬仰的人。”甘肃省酒泉市政协原主席杨林这样评价自己。他认为,像他这样一名资格比较老、担任领导时间比较长、各方面关系处理得比较好的地市级主要领导干部,不会有人查,也不会有人敢查,更不会有人能查。

点评:

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如果听任贪欲之火燃烧,会烧毁人灵魂中的真善美,烧毁一个党员干部的理想信念、道德人伦。古语曰:“欲而不知止,失其所以欲;有而不知足,失其所以有。”这已为古往今来无数的事实所证明。

欲使其灭亡,先让他疯狂。这些官员被贪欲迷了心窍,肆无忌惮地享受权力任性带来的金钱、美色、尊荣,根本不把违纪当回事,也不知纪律为何物,在物欲的洪流里沉溺、醉生梦死。

4、最后东窗事发、悔之晚矣

“我每每看到起诉书,都在反问我自己,这是我吗?怎么会到今天?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这是哪里呀?我怎么会堕落成这样呢?”刘铁男在法庭上说到这里时痛哭流涕。

当从座上客沦为阶下囚时,官员们对曾经“孜孜以求”、永不满足的金钱,有了最朴素的认识——良田千顷不过一日三餐,广厦万间只睡卧榻三尺。

危金峰说:“金钱对于基本生活的保障非常重要,而追逐金钱、嗜财如命,那将是罪恶的开端。”

“生活给予我们的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的实际需求,金钱财富,生不带来,死不带走。”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委原书记朱渭平说,为了钱财走到今天这一步,我十分懊悔,十分痛恨自己过去的行为。

当权力带来的尊荣消散之后,落马官员想起了父母、爱人、子女,觉得愧对他们,这时方醒悟,亲情才是最宝贵的。

李云忠说,父母的一生是甘于清贫的一生,是谨言慎行的一生。父亲很少出门,我原以为他不善交际,后来我才知道是因为我的缘故。有一次他跟我说:“那些人(左邻右舍),老来找我麻烦,叫我让你给他们办事。”就这样的话,父亲只说过一次。所以,直到去世,父亲也没有叫我去办过一件与我职务相关的事。父亲去世后那几天,有朋友来看母亲,临走时给母亲留下2万元,平时感觉很“小气”的母亲,硬是盯住我,叫我把那钱还掉,并给她回了话才算了事。每每想到这些事,心里就会很难过——为什么我没学到父母亲的本事啊?

“无颜到九泉去见老父亲,也对不起病重在床的老母亲,对不起长期支持我工作的妻子……把孩子也毁了……”在历数因贪腐对家庭造成的伤害后,刘铁男说,“给组织造成的伤害是更大的。”

对组织的伤害的确更大!刘铁男从一个钢铁工人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哪一步的历练,不需要社会成本?哪一个平台,不需要组织搭建?这些都不是玩虚拟游戏,而是真金白银,是实实在在的人力物力付出。然而,一旦误入歧途、深陷贪腐,组织之前所有的培养成本皆付之东流。

点评: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落马官员必须为他们的贪腐行为付出代价、承担后果。迟来的忏悔对于他们或许已经晚了,如果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正所谓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忏悔录里的人生,有奋斗、有成绩、有忐忑、有侥幸、有迷失、有醒悟,其言也诚。反躬自省,我们身上难道没有他们某一个阶段的影子?对于那些心有邪念或者已处在危险边缘或者还心存侥幸不收敛不收手的人来说,会不会惊出一身冷汗?

只有后人哀之且鉴之,才不会为后人笑。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腐败分子的“两面人”特征:口言善身行恶

“台上一套,台下一套;说一套,做一套;人前是人,人后是鬼……”山东省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的“两面人生”引发舆论热议。

人们在感叹王敏“演技”高超的同时,也对腐败分子“两面人”现象愈发警惕。

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是,“跟党装两面人,耍两面派”的不仅仅是王敏。苏荣、万庆良、刘铁男……绝大多数腐败分子都很擅长“变脸”:台上道貌岸然,台下贪赃枉法;人前正襟危坐,人后骄奢淫逸。

“两面人”的迷惑性、欺骗性特别强,因而危害性、危险性也特别大。他们早已丧失了最基本的信仰和党性,失去了最起码的做人底线,利字当头,百无禁忌;欲迷心窍,廉耻全无。

一个个倒下的“两面人”,让人既悲哀又警醒。这些人并非“天生”的腐败分子,何以一步步地沦落到“被人戳脊梁骨”的境地?现实中,又有哪些因素成了“两面人”诞生的催化剂?“两面人”给我们带来的思考在继续。

善于伪装,“两面人”现象贻害无穷

“两面人”现象自古有之,非今时之特有。

史书上留名的“两面人”,大都遗臭万年。唐代李林甫口蜜腹剑,妒贤嫉能;明代严嵩结党营私,窃权罔利;清代和珅溜须拍马,贪得无厌。他们官居高位、权倾一时,然而巧言令色、道貌岸然之下,干的却是贪赃枉法、祸国殃民的勾当。

现在的“两面人”,狡猾程度比起古人,不遑多让。

“请大家从监督我开始,决不插手任何土地、工程、项目、国有资产、招投标,决不利用自己的权力为亲友、为他人牟取私利,决不追求特权、追求享受。”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落马”之前在台上言辞“恳切”,正气凛然;“落马”之后,人们发现他流连会所、以权谋私,承诺的事没有一件做到,让人大跌眼镜。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表面上“玩命干工作”、“每天除了睡觉就在办公室待着”,甚至“严格按程序办事”、“谁叫吃饭都不去”。但私下里,信奉个人利益至上,“总觉得妻子受了委屈”、“想多帮帮儿子”、“担心自己的晚年生活”,为填充私欲,贪得无厌,收受巨额贿赂。

王敏也是“影帝”级人物。他张口“廉洁”、闭口“清正”,恨不得在自己额头上刻上“清官”二字,实则早已陷入“物质生活享乐化、精神生活颓废化、家庭生活逐利化”的泥沼,管不住自己,也管不好家人,最后只是当了回“财物保管员”,落得个身败名裂。

贵州省委原常委、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则喜欢塑造自己“高调反腐”形象。他常常在重要会议上谈反腐,振振有词。特别对在监狱开展警示教育“情有独钟”,把监狱设为警示教育基地,还亲自揭牌。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他是个大清官,哪能想到他私下里毫无顾忌地滥用职权、大肆受贿?

……

点灯是人,吹灯是鬼。“两面人”表面“廉洁奉公”的面具,不过是他们大肆敛财、腐化堕落的“保护色”。他们平时隐藏极深,不仅给查办案件造成困难,而且由于善于伪装,一旦东窗事发,往往舆论哗然,给人们心理带来极大冲击,严重损害党和政府的形象。

更为可怕的是,“两面人”借助“面具”混进各级岗位后,整日唯恐被揭穿,往往竭力打造各种“圈子”,大搞选边站队、亲疏远近,整天琢磨拉关系、抱大腿,形成利益同盟,严重败坏所在地方和单位的政治生态,贻害无穷。

揭开面具,“两面人”有六个典型特征

明代江盈科在所著《雪涛谐史》中,曾用一则小品,形象地刻画出了“两面人”的嘴脸——

一个贪官明明想大捞一笔,却装成分文不要的样子。刚上任便煞有介事地向“神明”发誓:“左手要钱,烂了左手;右手要钱,烂了右手。”不久,有人行贿百金,他垂涎欲滴,又怕真烂了手。此时,一个心腹凑上去说:“请将此金纳入官人袖中,便烂也,只烂了袖子。”贪官喜笑颜开,遂仰袖纳之。

言行背驰,堕落开端;只烂袖子,自欺欺人。江盈科对“两面人”的描写入木三分。“两面人”“演技”高超,如果要给他们画张像,这幅画上的伪君子一定有以下几个特点:

言行不一,心口不一。“两面人”往往把“人民公仆”挂在嘴上,头脑中根深蒂固的却是以权谋私、升官发财;口头上讲的是克己奉公、廉洁自律,实则利欲熏心、毫无底线。深圳市原市长许宗衡就对其“圈子”内的人毫不忌讳地说:“我在会上讲的那些话是给别人听的,咱们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

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人前往往一脸严肃,正襟危坐,人后却声色犬马,花天酒地;公共场合和蔼可亲,俨然正人君子,小圈子里却放浪形骸、百无禁忌。云南省曲靖市委原副书记李云忠就是这样的典型。他人前一本正经,连朋友送条烟都坚决不收;人后被老板们尊称为“三哥”,颐指气使、无法无天,变着花样弄权敛财。

对上对下不一。说什么话、做什么事,视人而不同。对官位高、权力大的人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溜须拍马,低三下四;对下级和群众则冷漠无情,态度生硬,自以为是。沈阳市检察院原检察长张东阳为人“谦卑”,见到领导时,握手时从来都是伸出两只手,把对方“抬得”很高;对下级则刚愎自用,“老子天下第一”,完全是另一副嘴脸。

对人对己不一。对己宽容,对人严苛。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完全做不到,要求别人不做的自己首先去做,“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政协原主席、党组书记杨跃国对秘书、对司机要求极严,经常“苦口婆心”地教育;自己却一味放纵,抽烟一定要抽高档烟,喝酒一定要喝茅台,权钱交易肆无忌惮。

对各种荣誉异常执着。把猎取良好声名当做是“梯子”和筹码,以期借此不断“跃升”。尤其是对各种先进、模范极为上心,处心积虑要搞到手。黑龙江省农垦总局九三管理局原局长张桂春在公开场合一直被各种光环笼罩,他曾获得过省农垦总局特等劳动模范、省优秀青年乡镇企业家和国家绿色奖章等荣誉。谁也想不到他“坏”得如此有隐蔽性,光环之下“闷声发大财”,利欲熏心,胆大妄为。

有所作为的背后是为所欲为。“两面人”中不乏所谓“能吏”,这些人在一地一单位“呼风唤雨”,似乎无所不能。然而,他们的政绩,建立在对纪律和规矩的突破、对法律和程序的无视上,不过是在违背规律“走捷径”,最终会付出沉重的代价。云南省委原副书记仇和、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等人就是明证。

“两面人”表面上好话说尽,实际上坏事干绝,凡有良知者,无不深恶痛绝。然而,近些年来,“两面人”却越来越“时髦”,贪官们为之“趋之若鹜”,越来越擅长于说一套、做一套。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两面人”何以屡禁不绝?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两面人”滋生原因复杂

清代李汝珍所著小说《镜花缘》里有一个“两面国”的故事。

“两面国”里的人都长着两张脸,前面是一张笑脸,慈眉善目;脑后藏着一张恶脸,青面獠牙。一个人在两面国里待久了,也就变成了“两面人”。

故事虽是杜撰,但其中含义令人深思。“两面人”缘何出现,又为什么难以杜绝,这里面的原因值得探讨。

从腐败分子自身的角度来说,成为“两面人”是一种趋利避害的本能。

腐败分子面临的一个矛盾是:一方面,他们从内心深处不相信党的宗旨,早已泯灭了党性;另一方面,党组织又是按照这些要求考察、提拔干部的,群众也是按照这些要求来评价干部的。而且,纪检监察机关对腐败的查处力度不断加大,贪腐的成本和风险不断提高。

腐败分子“懂得”,要想安全“潜伏”,降低被查处的风险,甚至得到提拔,攫取更多、更大的利益,除了加强贪腐行为的隐蔽性外,还要善于包装、隐藏自己,善于欺骗组织和群众。因此,贪腐的官员越来越多地呈现出“两面人”特征。

从外部来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两面人”之所以屡禁不绝,是制度、文化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首先,“两面人”现象在党内民主缺乏、权力过度集中、个人专断盛行的地方尤其突出。在这些地方和单位,干部的升迁往往牢牢掌握在作风霸道的一把手手里。

当一把手的个人喜好大过了各种制度,超过了组织纪律,便极易败坏政治生态。试想,正直不阿、老实做人的,被视作迂腐无能;投机钻营、逢迎拍马的,反而步步高升。这种导向下,想要有所进步,只能曲意逢迎,怎么会不产生“两面人”?

其次,“两面人”现象容易在“潜规则”盛行、显规则式微的地方出现。如果一些人干了违反纪律、无视规矩的事,不仅没有受到惩罚,还能获益。长此以往,只能导致恶性循环,让党员干部有样学样,践踏法纪,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

第三,对党员干部疏于管理、疏于监督,让“两面人”现象有了市场。“两面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欺骗性很强。可即便如此,也逃不过干部群众的火眼金睛。

关键是,对于干部群众的意见,有没有及时倾听,能不能有效回应。如果听到当没听到,看到当没看到,监管像“牛栏关猫”,那么“两面人”的出现就不奇怪了。

全面从严治党,“两面人”的“市场”越来越小

西谚有云:你可以愚弄所有人一时,愚弄有些人一世,但你不可能愚弄所有人到永远。这句话用来送给官场“两面人”最合适不过。

“两面人”本质是一种政治投机,他们机关算尽,扭曲自己,为的不过是种种利益。他们也许表面风光,但终日处于被查处的恐惧;也许看似强大,但不过是苟延残喘,迟早被沉重的面具压垮。

通向地狱的道路是黄金铺就的。“两面人”是一种政治病态,他们明知前面是绝路,可在利益的诱惑下,还是越陷越深、不能自拔。他们政治上缺钙,内心深处,贪婪、侥幸、恐惧、赌博等心理交织在一起,早已病入膏肓。

当然,“两面人”也并非不治之症,全面从严治党就是医治“两面人”的最好药方。

党中央对“两面人”现象洞若观火。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领导干部要襟怀坦白,言行一致,心存敬畏,手握戒尺,对党忠诚老实,做到台上台下一种表现,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越界、越轨。此语如春雷震耳,对于“两面人”来说,不啻当头一棒。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开启全面从严治党的大幕,从坚持不懈反“四风”,到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从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到从严管理干部、完善党内法规制度。重拳之下,不仅刷新了党风政风,赢得了党心民心,也让“两面人”的市场越来越小。

事实证明,全面从严治党这个药方,有力加强了党的建设,让党员干部在党内政治生活、纪律生活、民主生活中得到了严格锤炼,有效遏制了“两面人”现象蔓延。

党章规定:“反对阳奉阴违的两面派行为和一切阴谋诡计”。“两面人”弄虚作假,欺上瞒下,自以为“天衣无缝”,殊不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假脸”终有一天会被撕破。

历史是最好的“照妖镜”,群众是最终的评判员。“两面人”自欺欺人,最后只能是自己把自己钉在耻辱柱上。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上一条:党风廉政教育资料2015年第四期(总第十一期)
下一条:党风廉政教育资料2015年第二期(总第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