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张补助存折是如何“消失”的——四川省雷波县溪洛米乡原乡长冯莹盈案件警示录
打印

 

2018年4月9日,经四川省雷波县委批准,雷波县纪委监委将溪洛米乡原乡长冯莹盈开除党籍,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一个28岁就当上乡长的基层女干部,却因为一次至今也说不清的赌局,在短短几年里走上了挪用公款偿还赌债的不归路。这一切的背后,是一度“消失”的67张特殊困难儿童生活补助存折。

无人过问 补助存折沦为提款机

翻看冯莹盈的简历,自2009年考上永盛乡槽田村村官起从事涉农补贴工作,到2012年担任一车乡副乡长分管民政、办公室等工作,再到2016年担任溪洛米乡乡长,一直与扶贫补贴“一卡通”打交道。多年基层工作,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最终也倒在了“一卡通”上面。

事情要从2012年10月25日说起。据时任一车乡乡长的谭东回忆,当天县民政局通知各乡领取特殊困难儿童生活补助存折,考虑到冯莹盈刚当副乡长一个月还不熟悉工作,他就叫乡政府一名工作人员和冯莹盈一起去民政局领取存折。这次共领了50张,还有18张因资料不全没开户,在2013年1月9日办好后由冯莹盈领取。当时,一名特困儿童亲属刚好在雷波县城,就取走了1张存折,另外67张则被冯莹盈暂时存放在自己办公室里。

本应发放到村到户的特殊困难儿童生活补助存折,为何被冯莹盈扣存在办公室了?据冯莹盈供述,这些存折发下来不久,县里就要求对特困儿童补助申报的真实情况进行复核。冯莹盈多年从事乡村工作,了解当地乡村不同程度存在虚假申报等情况,认为这批申报的特困儿童可能不符合标准,就把这67张存折放进抽屉没管,时间一长便将这件事忘在了脑后。自此,民政局以为补助在正常发放,冯莹盈以为账户已经作废,受助儿童监护人以为补贴没申请下来,于是,67张特殊困难儿童生活补助存折就这样“消失”了!

如此过了一年多,冯莹盈在整理办公室时,发现这批被遗忘的存折。估计存折早已过期的她去当地信用社销户,却意外发现存折上居然有钱,补贴一直在拨付。“明知这是国家的钱,是困难群众的钱,但我被逼的没办法,做了今生最错误的决定。” 原来冯莹盈因赌博欠下了高额债务,发现这67张“消失”的存折一直有补助款汇入后,开始了挪用公款偿还赌债的堕落行径。一审判决书表明,截至今年2月最后一次取款,她已从这些存折上挪用公款885315元。

按照凉山州有关规定,特殊困难儿童生活补助以户为单位向村委会申请,村委会调查、核定、公示后报送乡镇政府审核、公示,再报送县民政局审核,最后通过民政部门将救助金拨付银行,由受助群众直接到银行领取。在这样严格公正的制度程序下,为何实际执行会出这么大的问题?从冯莹盈的供述中可以发现其中端倪。

一方面,一车乡地处偏远、交通不便,各种补贴往往由乡村干部代领代发。2012年时,一车乡没有通路,还经常停水停电,村民只能到雷波县的农商行网点支取惠农补贴,来回一趟车费就要100多元。另一方面,当地对折、卡的监督管理很不严格。时任一车乡副乡长的冯莹盈不仅负责折、卡的代取发放,还负责发放后的审核检查。当县乡相关职能部门要求检查上报发放核实情况时,冯莹盈要么避重就轻地检查一下,或者自行检查情况上报应付了事。这些问题的存在,让县里的审核制度成了挂在墙上的摆设,没有落到实处,为冯莹盈利用职务之便对特困儿童存折做手脚提供了便利条件,使她作案多年未被发现。

作为本案的当事人,冯莹盈根本没有树立群众意识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不仅对补助的申报发放不认真审核,还把手伸向了困难群众的切身利益。工作在基层的她,明知存折背后是67名特困儿童,却并没有把补贴资金和老百姓的疾苦放在心上。用冯莹盈自己的话说,6年来,这67户特困儿童她一个都不认识!

负债累累 沾染赌博再难抽身

2013年底,冯莹盈在街上“巧遇”牌友梅姐,梅姐说临时有事,请她帮忙打会儿约好的牌局。冯莹盈对平日里“豪爽大气”的梅姐毫无提防,欣然前往,殊不知这一去却推开了通向罪恶的大门。

本以为是像平时一样打麻将玩玩而已,到了地方才知道竟是500元起的“血战到底”。一听牌局这么大,冯莹盈本想走,但碍于梅姐的“盛情”相邀,还是坐了下来。慢慢的,输时的沮丧,赢时的狂喜,让原本忐忑的冯莹盈逐渐亢奋起来,从当天下午2点一直玩到了第二天上午10点。这期间,冯莹盈数次打电话让梅姐赶紧回来,均被梅姐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并说没钱就找旁边的人拿,这让冯莹盈以为牌局上的人都是梅姐的朋友。

牌局结束,冯莹盈却不得不面对一个冷酷的事实——她一夜竟输掉了16万元之多!此时梅姐也“姗姗来迟”,还“仗义”地表示既然是她让冯莹盈帮打,输的钱二人各担一半就好。已经吓懵的冯莹盈还觉得梅姐十分“厚道仗义”,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欠下了8万元的高利贷,仅利息每月就要支付1万元。

眼看还钱的日子一天天接近,焦虑、惶恐的冯莹盈只有一个念头,先把高利贷还上。她透支了所有信用卡、甚至从网络贷款支付利息,但仍远远不够。恰巧在此时,冯莹盈发现了遗忘在办公室里的67张特困儿童补助存折,于是便挪用公款偿还赌债,越过了纪法底线……

罪恶的大门一旦打开,就是通往地狱的道路。据冯莹盈交代,好不容易还清高利贷后,她想到的不是向组织坦白错误,而是如何填补“一卡通”上的窟窿,以此欺瞒组织蒙混过关。不甘心的“女乡长”伤疤没好就忘了疼,听梅姐说有个牌局,手气好一天几万十几万不成问题,就怀着“翻盘”的心情又去参赌。这次,冯莹盈输得更惨,欠下了30万元高利贷。

“只怪自己缺乏警惕轻信他人,到现在都不知道梅姐叫什么名字。当时完全被弄钱补账这个念头冲昏了头脑,没考虑是不是有人设局。”正是利用了冯莹盈这种心态,借高利贷者以去家里、单位、纪委、县委找“说法”为由,多次威胁她按利滚利的形式还钱。欠钱的无奈和被威胁的无助,各种害怕恐惧压在冯莹盈心头,让她一次又一次把手伸向特困儿童生活补助存折。

在这两次冯莹盈自己都说不清的赌局背后,是其本人常年喜好玩牌的不良嗜好。事实上,冯莹盈担任村官后不久就学会了玩牌、玩麻将,经常和同事朋友组牌局,打完牌赢的人请客吃饭唱歌,而她自己并没有把这种“娱乐”当回事,梅姐也是这样在牌桌饭局上认识的。

不当回事的不只是冯莹盈一个人。据当时她在一车乡的有关同事介绍,这种玩牌的形式在当地党员干部闲暇时间甚至上班时间都不是个别现象,只是这几年管理严格,慢慢不多见了。千丈之堤,溃于蚁穴。冯莹盈没有想到,正是平日里把玩牌当作无关紧要的小事,才给了别人以可乘之机,更为日后深陷赌博、挪用群众救命钱违纪破法埋下了祸根。

幡然悔悟 自首供述惨痛教训

“我是来向组织交代问题的。”

“你可别开玩笑喽。”

2018年4月4日上午,雷波县纪委监委的办公楼前,审理室主任蒋勇全以为这位全县最年轻的女乡长在开玩笑,没想到她竟真的递上一摞投案材料。

“事情发生好几年了,你怎么现在才想到主动交代?”羁押中的冯莹盈形容枯槁,眉头紧锁,声音有些沙哑地讲述起自己的心路历程。“这几年,州里县上对扶贫资金包括卡、折的检查越来越严,查处基层腐败问题的力度越来越大。去年回龙场乡的7名乡干部被‘一锅端’,前些天又有中田乡2名民政干部被查处。他们都是平日里认识的人,我觉得自己也迟早会被发现,就来纪委自首了。”

党的十八大以来,雷波县切实加强对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的查处,越来越严的高压态势,让冯莹盈知道肯定躲不过去,倍感紧张的她常常彻夜难眠。而接连2起身边熟人的落马,更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促使她主动投案。

作为全县最年轻的女乡长,年仅32岁的冯莹盈的毁灭之路令人惋惜。赌博毁掉的不只是冯莹盈一个人,更深深伤害了她背后的整个家庭。此前,家人对冯莹盈的所作所为毫不知情,在去纪委交代问题前一晚,她才向家人吐露心声。年迈的母亲声泪俱下,不敢相信女儿会做出这样的事;患病多年的父亲在沙发上沉默无言,坐了一整夜;已经离异的前夫更表示,砸锅卖铁也要帮她把挪用的亏空补上。但冯莹盈自己很清楚,即使补上存折的亏空,挪用公款的事情也肯定逃脱不了组织的调查,只有主动向组织坦白才是唯一的出路。

愧对的不只是家人,还有组织多年的培养。冯莹盈大学毕业后报考村官,也是希望为家乡父老做些事,这期间也做了不少工作,出了些成绩,还曾获得凉山州优秀人口普查员奖励。此后更通过选拔考上了一车乡副乡长。随着时间推移,她的工作热情逐渐降温,“第一次从一车乡回县城就赶上下雨,前面落石后面塌方,原本半天的车程走了3天才到。”自我要求不断松懈,法纪意识日益淡漠,身为分管民政的副乡长,她却长期“驻扎”在县城办公室,甚至沉迷玩乐消遣,陷入赌博深渊,更将黑手伸向特困儿童生活补助资金,最终站到了党和人民的对立面上。

“多年与‘一卡通’打交道,我清楚相关政策,也知道需要监管。假如当初有人提醒我,我绝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如今的冯莹盈懊悔不已,但冰冷的手铐告诉她,人生没有如果。67张特困儿童生活补助存折一度“消失”,既有冯莹盈的惨痛教训,也为加强扶贫资金监管敲响了警钟。(记者 马直辰)


上一条:“超凡”美梦终破碎——中国银行开平支行案主犯许超凡归案纪实
下一条:从调查1名行贿人入手 挖出33名受贿人